时空连线:广东SARS疑似病例从哪儿感染的?

时空连线主持人:接下来我们首先连线我们的前方记者王芳。王芳你好。现在的隔离措施,比如三层楼和其他地方的隔离措施是怎么进行的?

王:这个隔离就跟今年春天非典期间差不多,但是比那个时候还要严格,因为现在的条件比那个时候还要好。那个时候来得很匆忙,很多东西来不及办齐,现在医护人员的防护服和消毒洗手的程序跟那时候是完全一样的,甚至更好一些。

主持人: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个医院里其他的一些医生,就是隔离区以外的医生或者是病人会有一些紧张?

王:没有任何的紧张,医生就不用说了,这个医院是当时非典期间广东收治非典病人最多的一个医院,所以他们这里的医生对这个不是很害怕。其他楼层住的肝炎病人,他们的家属我听到有议论说,当初那么厉害的时候,我们都在这里陪护,没有发生什么问题,现在只住了一个人,还是疑似,那么就更没有什么担忧的了。

主持人:现在整个广州街面上的情况,有人戴口罩吗?

王:没有人戴口罩,至少我来到这里,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除了医院里面的医生和病人之外,没有看到任何正常在大街上戴口罩。我们去的餐馆是很红火,没有什么受到影响的迹象,我们跟一些市民,包括出租车司机聊了,大多数他们都说不担忧这件事情。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首先连线广东省疾控中心的副主任许锐恒,更多的了解和SARS疑似的情况。欢迎您加入我们的节目当中。现在关于疑似的患者,大家问的最多的就是我们记得在今年年初的时候要从一个疑似病人转移到确诊的病人,其间的时间非常短,为什么这次要花这么多时间呢?

许:因为在SARS爆发期间做实验室诊断,临床诊断都很清楚,每个病人,接触过SARS病人。现在全球都没有疫区,所有的疫区都从名单上剔除出去,世界卫生组织要求每个地方,整个SARS病原都要经过本国国家一级的卫生部门,肯定要报给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卫生组织从全球的网络里,要国外的证实才能肯定你。

主持人:最后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确诊呢?

许:确诊要有一个过程,我们要把标本设计好了,世界卫生组织也派有关的专家到国内来帮助诊断,标本或许还要送到国外去做进一步的证实。

主持人: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几天、一周?

许:起码要几天。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病人的诊断是与不是,在后SARS时期,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早发现一例,不管他是不是疑似,我们控制好了,他没有再传给其他人,我觉得这就很成功了。

主持人:有没有听说他女朋友发烧的迹象是吗?

许:没有。

主持人:如果过几天最后的确诊结果出来了,如果他是SARS会怎么样,如果不是,你们又会采取一些什么样的措施?

许:是与不是,在这个层面上很重要。就算是真正的SARS病例,是很孤立的个案,没有引起社会的传播,这是很正常的,我们及早控制。

主持人:针对于像这例疑似病例,您觉得他的出现跟在新加坡以及在台湾出现的SARS病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许:台湾跟新加坡的是通过实验室传染的,现在广东这个也不是从实验室过来的,两种可能,一种是获取有SARS的传给他了。还有一种可能性,这不是SARS病例,但是另外一些病毒引起的肺炎病例。

主持人:您觉得现在整个医疗系统,广东的各方面做好控制的准备了吗?

许:应该做好了,如果没有做好,病例就不会出现出来,的确是很早就发现出来,采取了措施。

主持人:非常感谢许主任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根据今年早些时候出台并实施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条例,现在各级政府对于防范SARS都有非常严密的措施,在广东出现这例新的疑似病例之后,我们发现各方面的反映非常快,已经采取了非常严格的防范措施,我们来看相关的报道。

主持人:在今年的冬季广东又出现了一例SARS的疑似病例,在这个事件当中有一件事情非常值得关注,这位患者事实上在发病的两周之前并没有接触过野生动物,也没有任何接触过得SARS的病人,他是从哪儿感染的。这个问题不仅仅对医学专家是有意义的,对于公众来说,也意味着我们应该用什么方式保护自己。就这个问题我们专访一位专家,我们演播室的嘉宾是北京大学医学部流行病学系的教授曹卫华。欢迎曹教授加入我们的节目当中。非常欢迎您来到我们的演播室。您听说这个病有没有关注到一点,这个病不知道从哪儿感染的?

曹:现在是个谜。包括全世界的科学家们都在寻找的一个答案,但是现在还没有答案。我想提醒的两点,第一,这个患者目前并不是确诊的SARS病例,这是一个。现在尽管是一个疑似。第二点,如果他是一个确诊的,他怎么来的?如果不是SARS,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如果是SARS,到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好好地去研究一下,给我们提供点线索,以便我们找到SARS到底是如何传播到人的,是从动物还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主持人:在没有完全没有把这个事实搞清楚,目前国际上针对SARS的病原有几种说法?

曹:说法有很多,但是目前讲有证据的,或者叫间接证据的,就是说从一些动物的体内发现了类似SARS病毒,或者叫冠状病毒的病毒,但是并没有最后完全证实,比如说最早时的果子狸的问题,最近在广州的一个国际学术会议上,关于SARS的学术会议上,一个美国专家提出来有可能是从老鼠,但是没有证实的。

主持人:问题是这样的,对于公众怎么办?现在当我们发现不知道什么原因感染SARS的话,我们应该怎么保护自己呢?

曹:因为SARS还是通过呼吸道传播的疾病,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要通风,通风是一个非常有效、经济的办法。

主持人:您的意思说病原的问题对于科学家来说非常复杂,非常难,但对于公众预防来说很简单,通风。

曹:对。

主持人:刚才说到公众怎么保护自己,其实我想这个事情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自我保护,您说的要通风。第二,整个医疗系统,我们整个疾病控制系统,包括我们的政府部门是否有足够的预警机制,能够一旦真正出现SARS的时候,把它灭在摇篮里。

曹:值得高兴的就是通过今年上半年SARS的流行,已经给我们敲响了一个警钟,国家在这方面已经花了很大的力量构建这个应急系统。到今天为止,也就是从这例疑似SARS病例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这个系统现在在有效地运转。

主持人:向社会公布说广东又有一例SARS疑似病人的时候,当时钟南山说了一些区,出现零星的病例是正常的,如果一例都没有,这个怎么理解的?

曹:这是从传染病的规律来讲,一般的传染病,不会自动的就消失了,既然它有这种病毒存在,能够感染到人,在机会恰当的时候,或者在适当的条件下,它仍然会有可能性。从各种传染病的角度来看,没有一种传染病出现以后就自动消失了。

主持人:现在我们怎么判断这例病情可能是否会在人群当中流行?

曹:这例病情从目前广州采取的措施看不会再造成,因为从他16号发病到今天,已经快接近14天了,按照我们国家的规定,14天作为他的潜伏期,如果潜伏期内不发病的话,我们就认为不是由这个人传播的,他的所有的密切接触者已经被控制起来了,也就是说采取了相应的隔离措施,我想再有几天的时间,这些人中间会不会有病例出现,如果没有出现,我们就说这个病例没有造成传播。当然,会有一些特殊例外的情况存在的。因为14天并不是把整个SARS的情况都包括在里面,大部分SARS是不会超过14天的。

主持人:今年其实我们采访过很多医学专家也好,疾病控制系统的专家也好,包括政府官员也好,说今年即便再有SARS的话,不会出现像今年年初这样的情况,怎么来证明这两个字,绝对不会?

曹:我们现在对SARS的认识已经不是开始一点不知道。我们已经通过了一次战斗,或者叫战役,对SARS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而且我们已经知道了一些有效的措施,再加上我们现在的整个医务队伍已经保持的高度警惕,不会再由于医院作为一个传染源引起的传播,我自己的观点,肯定不会造成一个大的爆发,但是个案的出现是有可能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曹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针对广东新出现的这例SARS疑似病例,专家提醒公众说不必过于紧张,因为首先这个病例并没有完全确诊。即便确诊之后,其实现在各级政府和医疗机构也有足够的能力能够防止疫情的爆发。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公众还是应该提高自我保护的能力,因为冬季除了SARS之外,其实也是其他的呼吸道流行疾病高发的季节。而保护最为简单和有效的办法就是注意通风和个人卫生。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30日


非典型肺炎防与治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