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谈缩小收入差距问题

    厉以宁,195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现任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

    记者如约在人民大会堂见到了厉以宁。他正在参加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5次会议分组讨论。厉教授面带微笑,从容回答记者的提问,优雅而平和。

    记者:西方经济学教科书上说,收入分配的基尼系数在0.4以上表示收入分配严重不平均。有人测算,中国基尼系数,1996年是0.424,2000年增加到了0.458。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厉以宁:基尼系数通常适用于市场经济国家,而中国目前处于体制转轨过程中,并且是个二元经济的国家,城市和农村的经济结构不同,生活方式的差别很大,不能笼统地用基尼系数来说明问题。我认为,按中国现阶段城乡二元经济的情况来分析,可以先算出两个基尼系数:一个是城市的基尼系数,另一个是农村的基尼系数。然后再用加权平均方法算出一个基尼基数。据测算,我国城市和农村两个基尼系数在0.32-0.35之间,加权平均之后,也大致在这个水平上。

    记者:您能不能用通俗一些的语言来说明这个问题?

    厉以宁:可以。这就是说,应当把城市收入最多的一组同城市收入最少的一组比较,农村收入最多的一组同农村收入最少的一组比较,而不能像某些国外学者那样,把中国内地城市收入最多的一组同农村收入最少的一组比较。如果那样,就忽略了体制转轨的实际情况,忽视了二元经济的特征,并会夸大基尼系数的数值。

    记者:现实生活中,人们感觉到收入差距在扩大,您怎样看待这个现实?

    厉以宁:的确,近些年内人们收入差距在扩大。邓小平同志说,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实践证明这是对的,这条路还要继续走下去。因此,基尼系数90年代大于80年代,是必然的。要知道,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在发展初期,两种差距同时存在,一是本国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另一是国内各地区之间的差距。一开始就要同时解决上述两种差距,是困难的。对我国来说,首先要缩小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在这个过程中,国内地区之间差距的扩大,是不可避免的,国内高收入者和低收入者之间收入差距拉大也是不可避免的。如果高收入者的收入是合法收入,目前可以采取个人所得税的方式进行调节。对低收入者,则应采取多种措施,让他们的收入能较快地增长。

    记者:您认为怎样才能使低收入者的收入较快增长呢?

    厉以宁:必须正视贫富差距的存在,加大对落后地区和贫困人群帮助的力度。帮助城市和农村的贫困人群的方法是不同的。

    对待城镇贫困居民,可以采取以下措施:一,进一步加快社会保障体制改革;二,要帮助下岗者去学习技术,提高技能,增加就业机会;三,大力发展城市各种服务业,吸纳更多的人就业;四,建议让能吸引劳动力的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享受减免税待遇。这叫做“招工减税”。哪个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多吸收下岗者,就享受减税待遇。这对国家来说是一样的,就业增加了,国家可少支出救济款项;五,使中小企业能得到银行贷款,促进其发展,以增加就业人数;六,要多开就业门路,“以就业扩大就业”。一批人就业了,有了收入,就要花掉收入,别人可以就业。这些人有了收入,又要花掉……由此一步步扩大社会就业。

    对待农村贫困农民,可以采取以下措施:一是大力推广农业科学技术,如推广新品种,提高农产品质量,打井蓄水等,通过科技帮助农民脱贫致富。二是要重视土地使用权的流转。在土地承包制不变的基础上,根据农民的自愿,土地使用权流转(转让、入股、信托)可促成农业的规模经济,有利于农产品结构调整,增加农民收入。但不能用强迫命令方式来推行土地使用权的流转。三是帮助贫困山区农民迁下山来,老住在山上,不利于提高生活水平和改善下一代的教育,只会越来越穷。异地开发,致富的门路就宽了。四是要进一步扶持乡镇企业,发展深加工,提高农副产品的附加值。五是要引导农民外出打工,实践证明“一人外出打工,全家观念解放;一人外出打工,全家致富有方;一人外出打工,全家生活变样”。六,切实减轻农民负担。我曾建议,免收农业税,至少应免收几年。这样就有利于农村经济发展。(张玉玲)

    

    《光明日报》 2002年1月7日


厉以宁:中国“小康家庭”需有两套房
经济学家厉以宁呼吁:推出创业板不能再等了
厉以宁:国有银行改制分三步实施
厉以宁:创业板不能再等了
厉以宁:“入世”将加速中国经济改革
经济学家厉以宁剖析中国金融业改革
厉以宁:人文精神+科技背景=中国MBA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996210/6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