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历史上传染病的疯狂与被制服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上,传染病夺走了许多宝贵的生命。但人类也一直以顽强的毅力,与各种传染病进行了不屈的抗争,从而演绎了一部人类与传染病斗争胜利的历史。  

    发现传染病原

    在我国古代,传染病一直被称为“瘴气”或“疠气”,被解释为由污浊的空气引起。1675年,荷兰人列文虎克磨制出了能放大300倍的显微镜,人类第一次看到了从未看到过的微生物—细菌,但这时人们还没有将这种看到的微生物与传染病联系起来,直到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法国著名微生物学家巴斯德才第一次证明了传染病变是由微生物引起的,他提出了疾病的病菌学说。之后,德国微生物学家科赫又相继找到了结核杆菌和霍乱弧菌。几年后,科学家又根据提出的传染病的病原体中一定还有比细菌更小的病原体的假说,在动物身上找到它的存在,这便是我们今天所称之的导致传染病的另一元凶—病毒。

    今天科学已经认识到,在自然界中,微生物种类繁多,但绝大多数对人类和动植物的生存是有益和必须的,仅有一小部分微生物可引起人和动植物致病,被称为病原微生物。它们主要包括细菌、病毒、立克次体、衣原体、支原体、螺旋体、真菌、蠕虫、原虫等。

    制服传染病

    虽然,传染病具有传染性和流行性,对人类的危害很大。但人们也在长期与传染病的较量中发现了它的特性,从而找到了有效制服的办法。

    抗生素和疫苗,是二十世纪人类的伟大发现,其广泛应用,使人类在与传染病的斗争中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被称为烈性传染病的三种疾病天花、鼠疫、霍乱,曾多次造成人类历史上尸横遍野的惨景,而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天花这一人类的头号大敌已绝迹,其它传染病也未再出现大规模流行,另外,由细菌所引起的传染病如结核病、麻风病、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猩红热等,由于有了抗生素,使死亡率大幅下降而使这些疾病变得不再可怕。疫苗的问世,使麻疹、脊髓灰质炎、百日咳、白喉、破伤风,这些曾经严重威胁人类生命健康的疾病,得到制服,在我国目前得到推广的主要疫苗就有脊髓灰质炎疫苗、白、百、破三联疫苗、麻疹减毒活疫苗、乙型肝炎疫苗、乙型脑炎疫苗、甲型肝炎疫苗、风疹疫苗、狂犬病疫苗、霍乱疫苗、脑膜炎疫苗、鼠疫杆菌活疫苗等。人类在与传染病的抗争中已经战绩卓著。

    传染病的新动向

    本来,人们以为我们已经可以一劳永逸地告别大部分传染病了。然而,就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全球范围又至少出现了30多种威胁人类生命的新型传染病。如军团杆菌病、丁型肝炎、丙型肝炎、埃博拉病毒、莱姆病、疯牛病、艾滋病等。

    科学家表示,在过去的十几年里,疾病对抗生素的抗药性的增长引人关注。在结核、疟疾和肺炎等已被认为解除了威胁的疾病,现在又大有卷土重来之势。例如对于结核病,自二十世纪四十年代链霉素发明及其后一系列药物的发明以来,结核病已得到很好的控制,人们本来也希望结核病像天花那样,可望在短时期内被消灭,然而不幸的是,近几年,结核病的发病人数却不断上升,全球现有结核病人2000万,死亡率也在增加,世界卫生组织已向世界各国发出了“全球结核病紧急状态宣言”报告,要求全球采取紧急措施向结核病作斗争,结核病已变成为全球紧迫的公共卫生问题。

    生物进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为了适应环境,任何一种生物必须学会防御外来侵害的本领,细菌抗药性的产生,毫不例外地体现了生物体的这一共性。科学家告诫人们,抗生素在世界各国被滥用,已经给细菌耐药性的产生注射了兴奋剂,加速了细菌抗药性的产生,这是一个需要各国认真对待的问题。

    科学家提醒人们,我们正处于一场传染性疾病全球危机的边缘,在这种危机面前,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躲避,自救的唯一方法是继续以坚定的信念进行坚持不懈的斗争,同时我们坚信,取得最终胜利的终将是人类。(金振蓉)

    光明日报 2003-05-16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