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宣武医院非典重症病房护士长一天工作实录
唐召明 王思海

     5月19日,北京宣武医院5楼非典重症病房。记者跟随38岁的护士长韩斌如的脚步,记录了她一天紧张而繁忙的工作和生活。

    清晨6时20分,韩斌如乘电梯来到医务人员驻地新北纬饭店的二楼餐厅,匆匆吃完早餐,再回到宿舍,换上衣服,准备乘车前往医院隔离区的病房。

    7时10分,大客车载着当日白班的医务人员前往宣武医院,韩斌如由此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短短10分钟左右的路程,她仍不放过,从塑料袋中取出《宣医信息》,在车上阅读。

    7时50分,韩斌如从清洁区进入,穿好4层隔离服,经过缓冲区、半污染区,进入污染区,开始了一轮长达6小时的护理工作。由于是在重症病房工作,被传染的可能性更大,韩斌如要多穿一层隔离服。每次进入病房,连动作干练、利索的韩斌如,穿上4层隔离服也需花费半小时的时间。

    一进入污染区,看到的是一条整洁、宁静、充满温馨的楼廊,门的两边井然有序地摆放着护士桌、泡手盆、水靴,地上是刚洒过的消毒水,屋顶上消毒的紫外线灯泛着幽幽的灯光,七八个落地电风扇一溜排开,不停地向病房送出凉爽。临近楼廊尽头南侧的一扇大大的隔断门上,赫然写着“重症病房”、“ICU”几个大字。韩斌如走进病房,与非典重症病人“零距离”接触。

    8时25分,韩斌如在病房内仔细查看6名重症病人一夜来的病症情况,与刚值完大夜班换休的另一位护士长完成交接班工作后,带领同班的护士一起为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并发症的非典病人喂药、擦身。第一轮工作后,韩斌如走出重症病房,重新更换一次新的脚套,然后把手浸泡在消毒液内,两分钟后再把湿碌碌的手吹干。

    9时,韩斌如进入操作间,开始溶液配药。防护帽、口罩和护目镜将她的面部捂得严严实实,低下头也看不清面前的医药物品,她只好扬起头来,举着针头和小药瓶才能完成把药抽入针管的工作。戴着四五层橡胶手套的手,握起笔来总是不听使唤,她只能在小药瓶上艰难地作下记录。

    10时40分,韩斌如在给病人完成换药、注射工作后,全身湿透。她只能从污染区返回半污染区,一层层脱去湿漉漉的防护服。休息10多分钟后,她再次穿上新换的防护服,走进污染区,进入下一轮给病人准备喂食午餐的工作。

    14时30分,韩斌如回到驻地,拿出10岁的儿子亲手做的蝴蝶标本,端详着照片上儿子的身影,泪水在她眼里涌动。之后,她拿出日记本,续上从5月4日起就从没间断过的“前线”日记。今天她这样写道:“五楼上的一个7岁小姑娘,她的母亲被SARS夺走生命。今天,她的爸爸在电话里向医生哭着诉说:‘医生,救救我的女儿吧,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们大家听了都很辛酸。非典给人们带来了多么大的灾难啊!我有什么理由不尽自己的天职,做好工作呢?……”

    17时,韩斌如的哥哥和嫂子到饭店大门口来看望她。隔着5米的隔离线,哥哥用小摄像机记录着妹妹的笑声和思念儿子的话语,他要把所有一切摄入镜头,让全力支持妹妹工作的妹夫和外甥看到韩斌如在前线温柔、美丽的身影。临别时,哥哥从附近报摊上买来一大摞各种报纸,通过工作人员传递给韩斌如。

    19时30分,韩斌如作为隔离区临时第一党支部副书记,主持工作会议。她在会上讲述了发生在隔离区许许多多感人的事迹。

    “如果世界上有勇敢,你们就是杰出的代表;如果说世界上有仁爱,你们就是善良的概括;如果说世界上有美丽,你们就是动人的花魁。”22时,会议开完后,韩斌如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仔细体味着哥哥送给自己的诗句,感动着,沉思着。

     新华网 2003年5月22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